最新消息:紫砂和紫陶哪个泡茶好?为什么不选择自己试一试呢?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

紫砂作品 老泥匠 117浏览 0评论

天气是真的热,天天车外温度都能飙到40度以上也是少有的体验,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破天气的原因,周围的小伙伴纷纷逃离宜兴,去海边度假,留我一人独自坐在泥凳前无语凝噎。不过不要紧,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这把小壶的火热程度也和这炎炎烈日一样烫手得紧!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插图

为什么小壶那么受欢迎?据史载,明末紫砂壶的容量由大趋小已是一种共识,如李茂林、李仲芳父子、陈子畦、沈君用等,无不是亲自实践者,这种与茶文化的互动是全面且实际的。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插图1

明末周高起《阳羡茗壶系》曰:“壶供真茶,正在新泉活火。旋沦旋啜,以尽色声香味之蕴。故壶宜小不宜大,宜浅不宜深,壶盖宜盎不宜砥。”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插图2

正是这些主流价值深深左右着宜兴陶人制壶观念,影响深远。尤其南方素有饮用浓茶之风,势必从实用的角度,对宜壶由大趋小的运动产生影响。以现代营销理论观之,这正是受“消费者导向”影响的必然结果。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插图3

那么既然大家都需要小壶,那怎样的一把小壶,才能足够个性,让自己看起来更具品味。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插图4

我看着手中那块标本级纯料底槽清,想到了一个非常合适的选择,不仅要做当下流行的小壶,刻绘还要足够出挑,历史来头更不能小。本着要么不出手,出手必精品的原则,最终敲定顾景舟大师于1946年制作的《座有兰言壶》!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插图5

《座有兰言壶》原本是把纪念壶,在1946年由全国农民银行委托当时宜兴分行蜀山办事处主任周志禄去处理。周志禄请徐祖纯(徐汉棠大师的父亲)找顾老做壶,壶坯请吴同构书写、诸葛勋(鲍志强大师的师傅)刻字,这也是顾老唯一量产的纪念版作品。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插图6

壶身筒取自鼓身经过演绎后而得。此壶采用黄龙山原矿四号井纯料底槽清,壶身扁圆,饱满充实,气度不凡,有“圆圆满满”之寓意;壶口较大,壶面平圆,口沿和盖沿衔接自然,口盖形成两条线圈,对简洁的壶型起到了修饰作用,增加了美感。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插图7

一颗壶纽安静地落在壶盖正中间,显得乖巧可爱,形状与壶身相似,也呈扁圆形,似一对母子,一上一下、一大一小相映成趣。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插图8

壶把纤细,弯曲自然,弧度平滑,形成耳圈,正适合一指穿过,把持舒适。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插图9

与壶把对应的是壶身另一侧的一弯小嘴,微微翘出而显劲道,出水顺畅而有力。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插图10

壶身装饰是由诸葛勋、鲍志强一脉相承的陈一寻老师操刀,“座有兰言”四字隶书,汉隶风尚,典雅古朴,用刀刚健,冼炼劲捷,彰显金石气韵。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插图11

另一面刻绘兰花,与壶名相呼应,即心意相合的言论,心意相合才会有共同语言。古人云,兰生幽谷,无人自芳。兰花如君子,雅致不矫情。

今次合作真是有缘,陈一寻老师爱画兰花,善刻兰花,画兰的清淡芬芳悠远,刻兰的风姿婀娜脱俗,细长的兰叶在墨色的映衬下显得格外鲜嫩。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插图12

在立体的史可凡印鉴两边,分别记录了“凡陶主人 史可凡制”,“八尺一寻 刻于庚子”,采用了合作“双签”的方式,分四行记录在壶底,具有非常高的辨识度,是至臻收藏款的典型认证。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插图13

整壶做工精致,细微处不留痕迹,一气呵成,足以见证作者功力。整体神韵优雅,给人一种气定神闲之感。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插图14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插图15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插图16

总而言之,这是一把在外观上非常抢眼,而且可以给你极大安全感的杀茶神器。

经由史可凡、陈一寻老师出神入化的合作演绎,并获得黄龙山原矿四号井底槽清纯料的加持下,确实足够应付所有日常及非日常下的使用需求。

当然在日常生活中,这把壶的抢眼外观可能比它超标准的实用性更是我们所需要的,不是吗?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插图17

转载请注明:紫陶界 » 史可凡制《座有兰言壶》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