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紫砂和紫陶哪个泡茶好?为什么不选择自己试一试呢?

凡陶名物 · 曜变执壶

紫砂作品 老泥匠 153浏览 0评论

“最为灿烂的一瞬,直击曜变”

艺术评论家总是爱举出千利休的逸事。“一个泥瓦匠的功夫特别好,利休希望他给自己做一只茶碗,陶匠因为是利休而做了一只特别别致美丽的,结果利休说他要的是不讨好我双手的碗。工匠再拿出的果然是自然的碗,而手去拿却无比的贴合舒服。这才是一个自然之子的杰作,是利休向往的神品。”

凡陶名物 · 曜变执壶插图

一位老茶友,希望我能做一件“从不讨好,永远贴合” 的柴烧作品,来配合他的老白茶。我问他原因,他说:“我不想要一把传统器,因为传统器已经走到了极致,我们不可能超越前人了。而柴烧原创壶不一样,我们或许可以超越流派,超越老师,超越上一窑。”有了壶友的信任,再加上我本人强烈的创作欲,“凡陶”紫砂,开拓出了一个全新的顶级领域。

凡陶名物 · 曜变执壶插图1

全壶使用四号井纯料底槽清作为底胎,底槽清胎体坚硬,不易变形。并大胆采用了相对较大的容量,因为老白茶需要闷泡,大肚壶身更利于保温,从而激发出白茶温润的层次感。壶流我做了一只类似“洋桶壶”流的造型,出汤爽利,绝不拖泥带水。壶把要带飞,无论男女老少怎样拿捏都会很舒服。

凡陶名物 · 曜变执壶插图2

凡陶名物 · 曜变执壶插图3

壶身上的曜变色彩,是火冲上去的。窑烧时盒钵要横着放,产生曜变的色彩才会更丰富。一次烧成,既要有落灰,又要漂亮,又要有火痕,全都占据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开裂有炫彩就已经很不错了。在我的理解中,一件好的柴烧作品,要么最好,要么最坏,没有中间值。

凡陶名物 · 曜变执壶插图4

凡陶名物 · 曜变执壶插图5

这把《曜变执壶》,我个人非常满意,是非常经典的一件柴烧作品。从下往上欣赏,底是紫砂的颜色,一层层颜色的层次开始蔓延,渐层上面有落灰,有的厚有的薄,落灰是天然落下层层叠叠。因此壶盖上能欣赏到黄绿蓝,在阳光下的颜色灰变化。执壶本身的质感像一块深山里很好的石头,经过一番历史会到现在,外面温润的墨绿色,和老茶的黑蓝色相配美丽极了。

凡陶名物 · 曜变执壶插图6

存在感强,是这把《曜变执壶》给人的第一印象,壶大,外观也许会有一些笨拙,可是非常便于使用,透出一种安详的气质。如果放在一个开放的茶席上,也会是一件让人瞩目之物————这就很好地诠释了“凡陶”的设计观念,一件好的器物,放在哪里,都是好看,并且好用的。

凡陶名物 · 曜变执壶插图7

“柴烧作品有毛细孔,瓷器没有,柴烧会一直变,这种变化是我一直追求的哲学理念。”《曜变执壶》上没有落灰的部分,有锤纹质感,手触感极好,毫无粗糙感。上手体验片刻,好像孩子的手去试探着天真地触摸一个世界,让不平整的触感,把人和自然第一次连接起来。

凡陶名物 · 曜变执壶插图8

于是,名物出窑了。

凡陶名物 · 曜变执壶插图9

转载请注明:紫陶界 » 凡陶名物 · 曜变执壶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