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紫砂和紫陶哪个泡茶好?为什么不选择自己试一试呢?

王潇笠紫砂壶《醉壶》

紫砂作品 老泥匠 80浏览 0评论

王潇笠紫砂壶《醉壶》插图

紫砂壶《醉壶》

作者:王潇笠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

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

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

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宋·李清照《醉花阴·薄雾浓云愁永昼》

北宋才情女词人李清照作《醉华阴》,描述重阳节把酒赏菊的情景,烘托凄凉寂寥的氛围,表达了思念丈夫的孤独寂寞心情。

从字面上看,《醉花阴》没有写离别之苦、相思之情,但仔细寻味,它的每个字都浸透了这一点。词面“不著一字,尽得风流。语不涉及,若不堪忧”,把酒而醉,醉在心头,深处却是无尽的思念和无法一醉方休的清醒之愁。

王潇笠紫砂壶《醉壶》插图1

紫砂壶《醉壶》

作者:王潇笠

《醉壶》由南京艺术学院何晓佑老师设计,其题材元素便来自于这首《醉花阴》。一个“醉”字,构成了紫砂壶的主题情调,同时也与词作相呼应,在风格上均被赋予了含蓄内敛的特征。

《醉壶》以对壶形式呈现,两壶造型一致,唯以不同泥料彰显色泽质地,一深一浅、一明一暗,风格鲜明,犹如知音相对,彼此个性早已了熟于胸。

对应一个“醉”字,作品在造型上苦下功夫,即给人一目了然的主题效果。

王潇笠紫砂壶《醉壶》插图2

紫砂壶《醉壶》之一

作者:王潇笠

壶身与壶盖上下一体,原型似一个秤砣,厚重稳健,但在此处,壶身向前倾斜,倾斜部分好似是被削去了一截,连同壶嘴、壶把与壶钮均向前呈俯冲趋势。然而与倾斜形成鲜明对应的,是整把壶维持了形体上的物理重心平衡,尽管视觉上有俯冲力,但其实际却是十分平稳的,优化了艺术审美格局,亦确保了紫砂壶的使用功效。

倾斜的壶体成为了这件作品最明显的外观特征。这是一种拟人的艺术表现手法,模仿了人们醉酒时摇摇晃晃的模样,但又似醉非醉,似有若无,其独到的设计布局更容易触发共鸣。

《醉壶》将传统中规中矩的秤砣造型紫砂壶改进为具有前倾力和俯冲力的全新形态,使人很难发现其传统基因,这般敢于打破传统,坚持创新的勇气,何尝不是一种以柔克刚的追求。

王潇笠紫砂壶《醉壶》插图3

紫砂壶《醉壶》之一

作者:王潇笠

汉字的理解和表达其实特别有讲究,比如这个“醉”字。何为“醉”,其实很难给出准确答案。但从反方向来解释,我们或许反而能找到答案。

“醉”的反义词是“醒”,“醒”又有何解呢?它大概意味着平衡、和谐、自由与放空,而这恰恰构成了《醉壶》鲜明的艺术风格。

转载请注明:紫陶界 » 王潇笠紫砂壶《醉壶》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