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紫砂和紫陶哪个泡茶好?为什么不选择自己试一试呢?

赵洪福紫砂壶德钟壶

紫砂作品 老泥匠 97浏览 0评论

赵洪福紫砂壶德钟壶插图

艺术层面的美学主张,不止于审美情趣,还有与众不同的精神愉悦。说起来,这些概念确实有些抽象,但落实到作品上一定是有具象载体的。世间茶器万千种,世人偏爱「寻壶作乐」,想是这得天独厚的紫砂壶,一定有着某些神秘气质。如果上升到精神层面,大概就是能够以壶为媒,缔结一份雅俗共赏的人壶契约。

创作之主张

做壶有做壶的章法,陶刻有陶刻的规矩。「德钟壶」结合经典器型与紫砂陶刻装饰,使两者相得益彰,营造出壶的魅力、画的意境。厚重的器型,加上趣味盎然的童嬉画面,似乎能够听到孩童的欢声笑语,更激发起人们对烂漫童年的回忆。

再回首,壶里装载的,岂不就是世人最天真、自在、无忧无虑的向往!此去经年,向往成为了过往,唯独还有那久违的精神愉悦,提醒着人们在这里、在壶里,你还能依稀找寻到童真的自己。

赵洪福紫砂壶德钟壶插图1无论是制壶人,还是用壶人,多半都保留着偏执的主观性,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就是这个道理。然而艺术创作需要的就是这份主观性,拥有独立的思维模式,才能维持一门手艺不要过早陷入「公式化」,尽管在很多时候,创新只是表现在某些细节部分,这亦足够带给作品别样的格局。比如「德钟壶」就引入了陶刻装饰,以刻代绘,浑然天成,加深作品人性化的情感印象。

德钟之器型

「德钟壶」本身是一个十分经典的器型,大气稳重,古朴规整,实用性很强,至今依然颇为藏家壶友所钟爱。直身筒、平肩、高颈、平底,整个壶身圆中寓方、刚柔相济,壶盖高挺,顶部为平面状,柱形珠钮置于盖顶中央,与壶身在风格上形成一致。壶嘴呈直流状,从壶肩前端探出,耳形圈把与之对应,形成一种巧妙的中和力,使整把壶具有整体和谐感。「德钟壶」整体与细节比例恰当,运用线条、形体以及夸张、变形、均衡等多种艺术手法来体现造型之美。

凝聚古人智慧,「德钟」二字无疑被赋予了精神内涵。紫砂泰斗顾景舟曾在其主编的《宜兴紫砂珍赏》中提出「德清俭素,儒雅中和,与壶有缘之人,若有缘遇见此尊宝器,定能心生正气,肃起恭敬之心。如此造型的砂壶,其称谓大致有:德钟、钟德、德中、中德之名」。

赵洪福紫砂壶德钟壶插图2

赵洪福紫砂壶德钟壶插图3

目前,「德钟」二字的使用频率更高,其在意境和思想文化上的内涵也是毋庸置疑的,取自「中庸之德」这一传统儒家文化内容。

孔子曰:「中庸其至矣乎,民鲜能久矣」,意思即「中庸」是国人的道德标准。中庸之德是我国古代儒家思想的最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在封建社会里,它一直是我国儒家学者追求的至高境界,是人生哲学的方法论。「德钟壶」里藏着深邃的智慧,表达了中国文人「淡泊明志之德、谦卑中庸之道」的君子风范。此壶在造型上既挺拔又毫不锋利滞涩,表现出一种对立统一、坚固与柔和并存的美感,巧妙体现中庸文化的精髓。

童趣之刻画

紫砂陶刻装饰集书画、篆刻、金石等于一体,它以刀代笔、以刻代绘,具有强烈的民族风格和地方特色。说到紫砂陶刻史,就不得不提到清代“西泠八家”之一陈曼生。他专注于壶铭创作,构思奇妙,设计新颖,开创了“字依壶传,壶随字贵”的风潮,也将文人紫砂推向了巅峰。

赵洪福紫砂壶德钟壶插图4

这把「德钟壶」的陶刻装饰显然丰富了作品的艺术气质,使得原本简约的造型更有趣味可循。壶身前后两面均陶刻童趣童乐图,一群孩童聚在一起嬉戏欢闹,烂漫天真,无忧无虑。

整个画面以儿童为主体,其穿着打扮风格借鉴了中国年画特征,有一种胖嘟嘟的可爱劲儿,又像是特色鲜明的工笔画,线条流畅,一气呵成,且在画面层次和构图布局上,更注重形象比例和刀法气韵、力度,妙趣横生。

赵洪福紫砂壶德钟壶插图5

紫砂壶的艺术趣味是一个相对抽象的话题,但创作者显然更希望通过作品来传递自己的美学主张。「德钟壶」以沉稳构筑经典器型,以陶刻优化装饰意境,两者相得益彰,使艺术和人文情感巧妙融为一体。

有时不得不感慨,幸好我们还有艺术,还有承载着我们原生情感主张的艺术品。那些永远留存在记忆中的童年景象、那些一直深藏在内心里的自由向往、那些在成年人世界里终究难以表达的美好诉求,总是还能够经由艺术这条通道,找到一个最合适的出口。

赵洪福紫砂壶德钟壶插图2

转载请注明:紫陶界 » 赵洪福紫砂壶德钟壶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