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紫砂和紫陶哪个泡茶好?为什么不选择自己试一试呢?

赵洪福紫砂壶作品德钟 · 合欢 · 石瓢系列

紫砂作品 老泥匠 106浏览 0评论

摹古造壶

“摹古造壶”包含了两个步骤,即“摹古”和“造壶”。

研习紫砂经典器型,一方面应端详其特有的艺术气质,另一方面更应主张作品的文化渗透效果,讲究于“传承”基础之上并不脱离传统本质的“造壶”过程,而并非单纯的形态模仿。

紫砂壶本身所具有的文化属性,其实是建立在东方文化理念的前提之下的。尤其是一些流传甚广的经典器型,得益于一代又一代人的“文化加工”,使之具备了十分明显的底蕴优势,进而再反向辐射至器型,并对具体的形象产生影响、促进完善。

“摹古造壶”的原则是延续紫砂文化精华本色,但对于具体的壶型还应有所区别,虽是一种传承,但也应考虑到发展的变量,而不是一味临摹,深陷形式,忽略内涵。

德钟壶

赵洪福 制

赵洪福紫砂壶作品德钟 · 合欢 · 石瓢系列插图

“德钟”壶型历史悠久,其最具代表的典范便是清代制壶巨匠邵大亨的“德钟壶”,其端庄稳重、简洁质朴的风格,一洗清季宫廷之繁缛习气。笔者制作的这把“德钟”极具力量感,并使整把壶呈现出和谐的整体感。

顾景舟曾在其主编的《宜兴紫砂珍赏》中提出“德清俭素,儒雅中和,与壶有缘之人,若有缘遇见此尊宝器,定能心生正气,肃起恭敬之心。如此造型的砂壶,其称谓大致有:德钟、钟德、德中、中德之名”。目前,“德钟”之名的使用频率更高,其内涵取自“中庸之德”这一传统儒家文化内容。孔子曰:“中庸其至矣乎,民鲜能久矣”,意思即“中庸”是国人的道德标准。中庸之德是我国古代儒家思想的最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在封建社会里,它一直是我国儒家学者追求的至高境界,是人生哲学的方法论。“德钟”壶中藏着深邃的智慧,表达了中国文人“淡泊明志之德、谦卑中庸之道”的君子风范,它在造型上表现出一种对立统一的美感,既挺拔又毫无锋利滞涩之感,具有坚固与柔和并存的美感,体现出中国传统中庸文化的精髓。

合欢壶

赵洪福 制

赵洪福紫砂壶作品德钟 · 合欢 · 石瓢系列插图1

“合欢”型始于“曼生十八式”,其原型乃是礼乐器中的大镲。大镲凹凸有致,合则响,合而美。曼生有感于大镲分分合合,奏响人间欢乐,遂以合镲为样,合欢为名,取皆大欢喜之意,极富天趣。原壶肩部刻行书:“八饼头网,为鸶为凤,得雌者昌”,文趣盎然,意境高远。

回味经典,笔者亦制作了一把“合欢”,整壶线条流畅,协调通达,壶身与壶钮似两器皿对合而成,壶风绮丽,流露合而则欢的意境。合欢,寓意永远恩爱、两两相对,是夫妻好合的象征,同时也寓意亲情和友情的美满,在这把壶中,这种美好的情意通过壶型予以呈现,更显神采飞扬。

石瓢系列

赵洪福 制

赵洪福紫砂壶作品德钟 · 合欢 · 石瓢系列插图2

壶中百变,首推石瓢。“石瓢壶”可以说是紫砂壶器型“经典中的经典”,其质朴无华、典雅端庄的形象,始终于紫砂长河中独占一席之地。在众多的“石瓢壶”中,“曼生石瓢”“子冶石瓢”“景舟石瓢”等堪称佼佼者,流传至今,已家喻户晓。

然而,“石瓢壶”造型本身也具有一定的文化特性,尤其是其以“三角形”或“梯形”为基础的主体形态,彰显出一种稳定的气质和成熟的人格魅力,深受大众认可。因此,“石瓢壶”的造型也定义了作品的文化气息,并且对具体制作提出了默认要求。

笔者以三种泥料分别制作了三把“石瓢壶”,造型以“景舟石瓢”为范本,梯形壶身,八字构造,线条亦曲亦直,柔和流畅,处处体现着三角形、梯形、平行线等几何学识构造特征,稳固而不呆板,流露出刚中有柔、敦实调和的个性气质。

“石瓢壶”讲究外形上的丰腴饱满与骨子里的稳健张力。因而制作此类壶型时,更应加深研究,体现其对几何图形的运用和东方人在审美上的造诣,真正反映其内在不为外界所动的精神境界。

一把好的紫砂壶讲究艺术性、功能性和文化性,而文化性更是紫砂壶的核心价值所在。人们可以通过一把紫砂壶来领略工艺智慧,进而体验与古老文化的零距离接触。因此在实际创作中,必须谨记两个原则,一是表达壶的艺术风格,二是突出壶内在的智慧与文化底蕴。

·  作品名称:德钟 · 合欢 · 石瓢系列

·  制壶:赵洪福

·  文案:孔小乐

转载请注明:紫陶界 » 赵洪福紫砂壶作品德钟 · 合欢 · 石瓢系列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