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紫砂和紫陶哪个泡茶好?为什么不选择自己试一试呢?

曼生十八式铭文详解(上)

紫砂百科 老泥匠 216浏览 0评论

乾隆中后期至道光年间,在紫砂壶史上产生重大影响的人物是陈鸿寿。陈鸿寿(1768—1822),字子恭,号曼生,浙江钱塘(今杭州)人,篆刻家、书法家、画家、紫砂陶壶设计家。他在篆刻史上有崇高的地位,作品取法秦汉,擅切刀,纵肆爽利(从他紫砂壶上的刻字可见一斑)。陈鸿寿和丁敬、蒋仁、黄易、奚冈、陈豫钟、赵之琛、钱松共八人都是浙江杭州人,被称为“西泠八家”。“西泠八家”及其追随者又称“浙派”。陈鸿寿以学古受知于当时的学术大家阮元,善诗文书画,与学者、书画篆刻家陈豫钟齐名,人称“二陈”,著有《种榆仙馆印谱》《桑连理馆集》《陈曼生花卉册》等。

溧阳县和宜兴县为邻,陈鸿寿做溧阳县令时,约在嘉庆二十一年(1816)前后,对紫砂壶产生兴趣,结识了宜兴的制壶名手杨彭年、杨宝年、杨凤年兄妹之后,对制壶的兴趣也越来越大。

《菊花紫砂壶图》(图1)是陈鸿寿画的册页之一。这幅画既可见其绘画书法、印章的风格,又可见其对紫砂壶的兴趣,以及和杨彭年的交往。画的主体是杨彭年制的紫砂壶,另有两枝菊花。从题字内容可知,他对杨彭年制的壶十分欣赏,自己也有制壶之癖好。但他是地方长官,公务甚忙,每一壶皆亲自动手制造是不可能的。大多数的壶都是他设计(画出图样),由杨氏兄妹等人制造。

曼生十八式铭文详解(上)插图

《菊花紫砂壶图》

清初至陈鸿寿时代近二百年,紫砂壶的设计烧造,不是仿古,便是上彩。老一套已使人生厌,而且技巧也一代不如一代。所以,紫砂壶的改进成为当时的急需。紫砂壶每一改进都需有见识高远的文人参与,陈鸿寿便是其中杰出代表。

陈鸿寿以其审美能力和艺术修养,取诸自然现象、植物形态、实用器物、古代器物等,设计了众多壶式。他最常用的号是曼生,因之,人们称陈鸿寿参与设计的壶叫“曼生壶”。“曼生壶”最主要的特点是去除繁琐的装饰和陈旧的样式,务求简洁明快;其次是壶身上留有大块空白,上面刻诗文哲句等。诗文大部分为陈鸿寿所作,也有其友江听香、郭频迦、高爽泉、查梅史等所作。一般说来,“曼生壶”某种样式上都有某种题识,世称“曼生十八式”(参见郭若愚《漫谈陈曼生紫砂壶的造型设计》,载《紫砂春秋》,文汇出版社1991年版):

一、石铫式,上题:“铫之制,抟之工;自我作,非周种。”

曼生十八式铭文详解(上)插图1

【石銚提梁典故】

曼生某日劳累不适,修养于家中,好友江听香闻之,登门探访。曼生设茶待客,二人以茶为题,相谈甚欢。谈及古人所用茶具,认为“器之要者”首推銚,煎茶煮水皆宜。古人以石、铜、瓷为銚,读銚以薄为贵,故因石銚太厚而不宜,铜銚则腥涩异味,瓷銚又不耐火,谈及此,听香言之:“曼兄,何不以紫砂而为銚”。曼生早有此意,乃欣然提笔,画銚以为壶型,为适手而设置提梁。壶成,初命其名曰銚梁,又思不妥,因銚之初乃石器,故命名之曰石銚提梁,取清新、原始之意,终成一经典曼生壶式。此壶系以銚为型,古朴庄重,大气雄浑。反虚入浑,积健为雄。提壶临风兰亭上,便觉淩虚太空中。荒荒油云,寥寥长风。超以象外,得其环中。真乃雄视千古,浑沦无涯。此提梁乃十八式三款提梁中的经典壶式,把玩此壶可融通古今,神交古圣与先贤。此壶虽因选茶具材质而得之,却蕴含玄机,万物皆藏灵气,适者而成之,任何事物都有其适用规律,择其最合适者而用之,才能功德圆满,水到渠成。

壶身铭文:

铫之制,搏之工,自我作,非周种。曼公作石铫铭

铫,《说文》:「温器也」。《正字通》:「今釜之小而有流者,亦曰铫」。

搏,《考工记》:「搏埴之工二」。(注:搏之言拍也。埴,黏土也。)

周穜,尤水家藏石铫壶为周穜赠苏长公物,进呈内府,后广写石铫图以赠知交。

二、汲直,上题:“苦而旨,直其体,公孙丞相甘如醴。”

曼生十八式铭文详解(上)插图2

【汲直壶典故】

说汲直壶,则要先谈到西汉一位名臣,汲黯。汲黯为人耿直,好直谏廷诤,汉武帝刘彻称其为”社稷之臣”,守节死义,难惑以非。太史公司马迁言:”好学,游侠,任气节,内行修絜,好直谏。”因其不畏权威,好直谏,所以后世也多称汲黯为「汲直」。而紫砂中的汲直壶,便是取自汲黯,以此赞扬这种正直不阿的精神气质。

壶身铭文:

“苦而旨,直其体,公孙丞相甘如醴。”

含义是:喝苦茶的目的是通顺思维,使体相气脉通畅,于是,王室贵族就把苦茶视为甘甜的美酒了。对于真正的饮茶者来说,苦茶如甘醇的甜酒,正可应“寒夜客来茶当酒”的淡泊情致。史料记载,秦汉时,茶以药的作用出现;三国时,茶开始在王室贵族等上层社会流行,名医华佗在《食论》中记载:“苦茶久食,益意思”,即久饮苦茶,能使人开通思维,提神醒脑。这是历史上关于茶的药用效果的首次记载。铭文叙述了这段“茶之起源”的故事,壶形又为直身筒,故此铭切茶且切壶。

三、却月,上题:“月满则亏,置之座右,以为我规。”

曼生十八式铭文详解(上)插图3

【却月典故】

酷爱紫砂壶的陈曼生乃文人才子,自古文人多风流,身居地方官,无奈风月,遂寄情于古典文学,尤好两情相悦之典故,为官二年,十五之夜,闲暇之余,夜读《水浒》,不禁为师师与燕青之情所动,唏嘘间,挥毫留师师赠燕青之古诗词“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于书桌,以已为燕青,默诵数遍,有如身临其境,其情,不禁暗然伤神,临窗抬头,满月如轮,挂于天际,浮想联翩,一日之隔,满月则亏,有如人生,患得患失,遂手绘一满月壶,观之却竖置不能立,横置不优雅,乃弃之,再看诗词,“月有阴晴曼生不觉已是泪挂两颊,为己?为壶?为师师?不得而知,而又一经典紫砂壶式,却已然成形。曼生虽有感而发得此却月壶式,却是他长期寄情于壶,融情于壶的体现,或许,也正是有了却月,今人所读到的曼公行文似乎皆缺少下句,文犹未完,意犹未尽,留与世人无限之遐想空间,而曼生本人的思维中却是自有他的结论的,或许他也在等待他的知音到来,此也应了凡事满则亏,盈则溢之阴阳天机,世人若执却月能以曼公“置之座隅,以我为规”而行为,或许就是曼公最大的欣慰了吧!此壶为曼生珍爱,寓意天人合一,阴阳调合,告之世人凡事过犹不及,居安思危,才能宠辱不惊,谨慎行事,才能平安度世。情之深,意之切,融之入壶,以壶寄情,可谓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珍惜拥有,憧憬明天,或曰:爱我所爱,情我所情,无悔无怨。此壶为弦月状,有飘逸之风,胸无芥蒂,意趣清远者方能为之,把此壶也,飘飘然如乘月仙洲游,凌虚步空,太清飞升,潇洒绝尘,如不可执,抱憾一生,如执却月,吾心飞翔!

壶身铭文:

月盈则亏,置之座隅,以我为规。

卻月, 半月形曰卻月。謂壺形。

虧,《史記/曰者傳》:「月滿必虧」。《書/大禹謨》:「滿招損」。

規,《說文》:「有法度也」

四、横云:“此云之腴,餐之不臞,列仙之儒。”

曼生十八式铭文详解(上)插图4

【横云典故】

初夏之季,好友二泉喜得贵子,曼生前往贺喜,归途之中,暴雨突至,于一溪旁草屋避之。转瞬雨骤停,一道美丽彩虹横挂于天,一头隐于云端,一头没于溪间,有如彩虹渴饮清泉。曼生本文人,观如此美景,岂不痴迷,久久不愿离去,至飞虹消散,犹恋恋不舍。及归至家中,有感而发,绘稿数十种,成得意之壶式。因心恋彩虹汲水,乃起名“饮虹”,但觉不足以抒怀,苦思冥想,终有所获,以“横挂彩虹,飘于云端”为意,而终定名“横云壶”。此壶蕴含深厚的文化底蕴,以流畅造型、色泽明丽而显华美高雅;壶身铭文寓意深远,乃文人壶之代表。赏其风格可曰“纤秾”,细腻纤秀而格调明朗,浓郁华美而清新流畅。正所谓采采流水,蓬蓬远春。窈窕深谷,时见美人。碧桃满树,风日水滨。柳阴路曲,流莺比邻。乘之愈往,识之愈真。如将不尽,与古为新。壶之精者莫过于此。此壶形态从容,蕴含天机,其砂质最为细腻,故表面光滑圆润,铭文寓意深奥,其造型工艺,文化内涵均达到紫砂壶之最佳境界。

壶身铭文:

此云之腴,餐之不癯,列仙之儒。

雲,指茶,顧之慶《茶譜》。煎茶四要:「三候湯,凡茶少湯多,則雲腳散,湯少茶多,則乳面聚」。

腴,《文選/班固答賓戲》:「味道之腴」。肥美之謂。

瞿, 同臞,《史記/司馬相如傳》:「形容甚臞」,集解引徐廣曰:「臞,瘦也」。

列仙之儒, 《漢書/司馬相如傳》注:「凡有道術皆為儒」。蘇軾《魯直以詩饋雙井茶次其韻為謝》:「列仙之儒瘠不腴,只有病渴同相如」。謂嗜飲者相聚。

五、百衲:“勿轻短褐,其中有物,倾之活活。”

曼生十八式铭文详解(上)插图5

【百纳典故】

相传,初一清晨,曼生与门客前往山中古寺礼佛,途中众人在树下小憩,只见远处走来一僧人,身披百衲衣,阳光竟然金光闪闪。曼生刚想上前与僧人交谈,转眼间僧人却不见了踪影,询问众门客竟无人看到僧人,前往寺庙后庙中僧侣也说并无此人,曼生顿觉惊奇万分。礼佛归来,曼生思来想去,越觉得奇妙,遂创作了佛光满身的百纳壶。此壶胎身宝光煜煜,错落披饰黄、褐深浅色泥,斑驳如百衲僧衣,所以名为百衲壶。

壶身铭文:

「勿轻裋褐,其中有物,倾之活活,曼生铭」。

当代大石斋唐云(1910-1993)所藏清郭频迦题字,朱石某摹《茗壶二十品》,所勾绘的曼生壶式中,即有此百衲式及铭文。此手稿首页题「陶冶性灵 频迦」,右署「承名世钩朱石某摹本」,是以前鉴别和仿制曼生壶的底册。

六、合欢:“蠲忿去渴,眉寿无割。”

曼生十八式铭文详解(上)插图6

【合欢典故】

曼生在溧阳为官,上任伊始,便遇到运送“白芽”贡茶上京之重任。曼生召集故友亲朋,全力以赴,因白芽乃是每年皇家钦点的名贵贡茶,须在清明之前作为十纲贡品茶中第一纲运至京城。曼生不敢怠慢,征集、挑选、包装,命人昼夜兼程,送往京城。终如期而至,龙颜大悦。消息传来,曼生及其幕客好友皆欣喜。曼生设宴以贺。席间,曼生一时兴起,挥毫泼墨,写下“八饼头纲,为鸾为凤,得雌者昌”之墨宝。

好友郭通提议,何不造壶以载此喜,曼生喜不自禁。席间鼓乐欢天,乐手执大镲卖力敲击,声音洪亮悦耳,曼生乃性情中人,下席亲自手持大镲用力合敲,欢喜之情溢于言表。大镲凹凸有致,合则响,合而美。曼生有感于大镲分分合合,奏响人间欢乐,遂以合镲为样,合欢为名,设计出合欢壶,以朱泥造之,通体大红,富含吉祥与幸福之意。此壶极富天趣,取皆大欢喜之意,适用于节庆、祝福聚会之场合以添乐趣。

此壶乃曼生喜极而制,故此壶风格绮丽,所谓雾余水畔,红杏在林。典美精工,余味无穷。拥此壶而品茗,必逢喜悦之事。捧壶把玩,有如重回当年曼公呼朋唤友鼓乐欢天之场景,喜不自禁由壶传。

壶身铭文:

「八饼头纲为鸾为凤得雌者昌 曼生铭」。

第一,八饼头纲是北宋时最好的贡茶龙凤团饼,鸾䍿(凰)即凤凰,暗示龙凤配,凤求凰。“得雌者昌”有“列异传”秦穆公得雌者霸典故。

第二,壶名“合欢”,铭文中的“雌”,在茶道中指茶与水和紫砂壶之间的关系,水为茶之母,器为茶之父。

第三,可以理解为这是尊重女性的一段铭文。

转载请注明:紫陶界 » 曼生十八式铭文详解(上)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